石门新闻中心-欢迎您的来访! 新闻中心国内明星国际娱乐八卦体坛军事舆论政务八卦 [ 设为首页 ] [ 加入收藏 ]

人物

您现在的位置: 石门新闻中心 > 人文地理 > 人物 >

人们为何把东坡肉的发明权放在苏东坡头上?_历

2020-10-17 02:16 来源: 作者:通讯员
饭局上说起宋朝文豪苏东坡,我们一定会立刻想到经典的川菜“东坡肉”。但很少有人知道,东坡肉的发明者并不是苏东坡。顺带说一句,其实关于苏东坡的许多传奇,也都是后人虚构的,比如他从来不跟佛印逗闷子,也没有一个名叫“苏小妹”的妹妹。 苏东坡做过东坡肉吗?翻遍《苏轼文集》,只有一首介绍猪肉做法的短歌:“净洗锅,浅著水,深压柴头莫教起……”而这首短歌的题目是《蒸猪头颂》(某些版本写为《煮猪头颂》),跟东坡肉没关系。事实上,宋朝食谱里既没有东坡肉,也没有类似东坡肉的菜品。东坡肉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09年出版的《成都通览》,该书最早提到“东坡肉”这个菜名及其简单做法,说明东坡肉应该是清朝末年才发明出来的。 最有意思的话题就在于此:既然苏东坡没做过东坡肉,人们为什么要把东坡肉的发明权放在他头上呢?在我看来最好的解释是:因为人们喜爱他。书法好、画画好、文章好,还是“豪放派词风”的首创者……这些都不是他被喜爱的原因。苏东坡最值得喜爱的地方,是他活得既潇洒又实在,既活成了我们想要成为的样子,又能跟我们做朋友,甚至做亲人。 苏东坡爱生命,爱生活,他首先是一个生活家、美食家,然后才是作家。一条鱼,一块饼,一根还残留少许肉的羊脊骨,包括刚刚收获的大麦和小豆,都能让他食欲大开,一边吃,一边写出让人食欲大开的文字:“随意用酒薄点盐炙微焦食之,终日摘剔,得微肉于牙綮间,如食蟹螯。”加盐撒料烤羊骨,一根能啃一整天,他小心翼翼剔肉而食,像吃螃蟹一样过瘾。 虽然爱吃、懂吃,但苏东坡并不擅长做饭。他用大麦煮粥,舂得不净,煮得太硬,儿女难以下咽,戏称“嚼虱子”。他还参照古方,用蜂蜜酿酒,可惜发酵过度,酒浆酸败,导致“饮者则暴下”,喝过的人都拉肚子。 从苏东坡自己留下的记录来看,他的厨艺只得到过一次认可。那是他当杭州知府的时候,门生秦少游的弟弟前去拜访,苏东坡亲自下厨炖了一锅鱼汤。弟弟对这锅鱼汤大加赞赏:“此羹超然有高韵,非世俗庖人所能仿佛。”当然,这种夸奖是否有拍马屁的成分,今天我们也不得而知。 苏东坡是最会给自己寻开心的那种人。“君不见周南歌汉广,天教夫子休乔木。”被皇帝老子罢了官,在他看来是奉旨休息;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”,下雨天忘带伞,淋成落汤鸡,也要做最有诗情画意的那一只;“重重叠叠上瑶台,几度呼童扫不开。刚被太阳收拾去,又教明月送将来。”诗人都爱花草,他连花草的影子都爱,花影在他眼里不仅是活的,而且有童趣,故意跟他捣蛋。 传统士大夫喜欢在文字里装酷、装苦,甚至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,苏东坡从来不装,总是写下自己真实的一面,不管是潇洒还是丢人。政敌制造文字狱,把他关进大牢,他让大儿子苏迈打探消息,每天送饭时用饭菜做暗号:如果沉冤得雪,送肉;如果要杀头,送鱼。某天苏迈忙中出错,送进一条鱼去,苏东坡吓得大哭,赶紧写下绝命诗:“百年未满先偿债,十口无归更累人。”求生避死是人类本能,但也只有苏东坡会坦白自己的绝望和恐惧,就像不藏心机的孩子。

热门新闻

友情链接